白洁被-九品一局
<output class="sxjkw"></output>


<textarea></textarea><output class="sxjkw"><textarea></textarea></output><textarea></textarea>


<source class="sxjkw"></source>
bobvip55 > 披荆斩棘的哥哥免费观看 > 白洁被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白洁被

  白洁被按倒

 他们在一家酒吧里坐了下来.

  “白洁,这些年没见,你依然还像从前那样的美,”陶明呷了一口洋酒赞赏的说.

  酒吧里很幽静,他们桌上放着鲜红的玫瑰,这是陶明悄悄吩咐服务员放的,玫瑰很新鲜,漂着醉人的芬芳,白洁非常的喜欢,她不止一次的俯下身子嗅着它的香气.

  “白洁,你这么喜欢花?”陶明将盛着半杯酒的高脚杯托在手中.

  白洁的脸颊绯红,大概是花映红了她的脸.更加娇媚,迷人.

  白洁没有接他的话题,举起高脚杯里的红酒,仔细的盯着杯看了看,说,“恭喜你发大财,也为了我们重逢干杯.”

  在角落里,有一位艺人吹着萨克斯《回家》优美的音乐在他们头顶上徘徊,使他们的心情格外的好.

  陶明莞尔一笑,“你咋知道我发财了呢?”

  “从你这身打扮上看,你一定找到了基督山宝藏了.”白洁风趣的说,

  他们相视一笑.

  陶明拿出一包烟,“你吸烟吗?”

  白洁摆了摆手.“不吸.”

  “职业女性一般都会吸烟.”陶明吸了一口烟,悠闲的吐着烟雾.

  “你咋知道我是职业女性?”白洁问

  “从你那迷人的气质上看.”陶明说,“你不是一般的员工.最起码是企业的或事业的白领.”

  “你很精明.”白洁定睛的凝视着他,“而且,你也很勇敢,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在学校时发生的事,你为我流过血.”

  “说着些干啥,”陶明说,“那时我非常喜欢你,怎么让你挨欺负呢.”

  “可你一个人跟十来个小流氓打.都把我吓死了.”白洁现在提起往事还心有余悸.

  那天放学白洁在回家的路上,被几个小流氓拦住,他们污言秽语的调戏她,正被同时回家的陶明撞见,陶明是他们学校的棍,几乎所有人都怕他,他打起架来下手非常的狠.

  当他看到白洁被他们欺负,这还了得,她是她心中的偶像,他是她的粉丝,他像了只猛虎似的冲了过来,一声不吭照着正在拦着白洁的刘丰就是一记重拳,当时将刘丰打倒在地,他鼻子里鲜血直流.

  事情本来和该结束了,一般的情况下,打架如果有一方流血或倒在地上伤势非常严重,双方都会做不谋而和的停止打下去,可是那天不行,因为白洁是全校最美丽的女孩,谁也不愿意在她面前跌面子,于是刘丰咬咬牙,腾的站立起来,“给我打.”

  其实刘丰也不简单,他也是个棍,心狠手辣,打架不要命.

  呼啦,一群人就将陶明给围住了,紧接着棍棒就落在陶明的头上,陶明奋力的反抗,他满脑里是砰砰的打击声和白洁的惊叫声.

  最后,陶明头破血流的被白洁进了医院.白洁从那一天起,心里就装满了陶明.因为陶明是肯为他流血的男人,也是位勇敢的男人,她认为如果她嫁给他,他绝对不能让她受一点点委屈的,他会更加保护她.

  陶明包扎完头部就出了医院,白洁让他住院治疗.

  陶明莞尔一笑,“就这点伤至于吗?对于我是经常发生的事.”

  白洁很忧郁的看着他.她在真正的为他担心了起来.

  也就是从那时起,白洁在心里悄悄的爱上了他.

  然而,有些事情事与愿违,就在两颗心彼此靠近时,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,不得不把他们刚刚冒出来的青涩的萌芽的爱恋给掐灭.

 自从流血事件以后,白洁对陶明就有了依恋,但那时他们还小,但在她的青涩的年龄里,还的隐隐约约感受到爱的信息,放学后经常跟陶明腻在一起,陶明非常喜欢她,为了她他啥事都肯做.

  白洁家附近有个废弃的防空洞,陶明跟一些小混混没事就钻防空洞,防空洞是用一把铁将军把守着,防空洞上两的木门对开着,木门上有两个木制的横担,陶明们把那两个横担用石头将它砸掉,钻防空洞时就从上面横担处用脚一瞪,两扇门自动行成了很大的缝隙,他们便从缝隙中进入防空洞,防空洞里冬暖夏凉,尤其在夏天里是最好的避暑的好地方,陶明经常逃学,没事就以钻防空洞为乐.

  防空洞里伸手不见五指,他们在钻防空洞时,找照明的工具,譬如废弃的油毡纸等,那时谁也不拿自家的手电筒,因为手电筒是用电池的,电池很得花钱,所以他们就想起了免费的照明的方式,那是一个却少金钱不缺时间的时代.

  那天没有找到照明设备,陶明胆子大,在防空洞的上面吸完最后一支烟,就首先钻了进去,因为天气太热了,好像着了火.进了防空洞才感到舒心的爽快。

  剩下的一起的玩伴在防空洞外等着他,刚下来里面很黑,他蹲在防空洞里,让眼睛适应一会儿防空洞里的光线,然后,慢慢的往里挪,他在防空铜里摸索着,其实他也有些发毛,只是他比较沉稳,不像那些同伴遇到事就咋咋呼呼的.

  防空洞里非常凉爽,他不知为啥要钻到这里,也许啥事情都有他的偶然性,假如他知道钻防空洞会失去了白洁,就是打死他,他也不钻.

  防空洞里十分静谧,他在防空洞的用石头砌起的墙壁上摸索着,潮湿的水汽弄得他双手精湿.

  摸着摸着他就听到似乎女人的尖叫声,当时他吓了一大跳,连头发都竖了起来,他停住了往里挪动的脚步.侧耳聆听,陶明最大的特点,就是遇事不慌,如果那天是别的孩子也许早就惊呼了起来,但是他没有,他要弄清究竟是什么声音.

  他蹑手蹑脚的往里面探去,声音越来越大好像是女人在哭泣,又好像不是,介乎于呻吟与哭泣之间,对,呻吟,他判断着,难道防空洞里进了女鬼,他经常听大人们讲故事,说有女鬼,如果真是女鬼,他怎么办?呻吟越来越激越,叫的他揪心般的难受,他离声音发出的侧洞口停了下来,防空洞里有许多这样的侧洞口,他的视线已经适应了黑暗,他终于看到一个使他不该看到的场面,有两个黑影叠加在一起,仿佛一个身影骑在另一个身影上,他忽然明白了,大概是一对男女在偷情,因为他家的大黄就干过这样的事,大黄是他家的一条公狗,那天大黄骑在一条母野狗身上,就这么干来的,他看得很兴奋,晚上睡觉时受到大黄那些动作的刺激,躺在被里想象着他班最性感的二丫时来了一次手淫,他不敢用白洁做这种想象,那是对白洁的作践和糟蹋.

  他并没有惊慌的去喊人,而是静静的观察起他们,像他家大黄一样的性交.直到女人和男人发出来最后一声尖锐的喊声,才慢慢的平息了下来.

  “你真好.”女人是声音非常性感,“我还想要.”

  “等一会儿”男人的声音也扑面而来,“你让我抽支烟,歇一会儿.”

  “哧溜.”火光照亮了防空洞,把陶明吓了一大跳,出了一身冷汗.

  男人划了一根火柴,点燃一支烟,他借着火光看见一个女人白白的肥硕的屁股.突然耳热心跳了起来.

  他妈的原来是一对破鞋,他在心里骂着.

  “快点吗.晚上我还值班呢,死鬼.”

  火光一明一暗的在男人脸上闪烁,显然男人也很猴急.

  陶明非常不是滋味,觉得他们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,他突然想到举报,他想举报他们,妈的,你俩真风流,看老子咋收拾你们,他在心理嘀咕着,便悄悄的退出了防空洞.

  外面强烈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,好在伙伴都在等着他,他是他们的头,没有他的话谁也不敢擅自离去.

  “二狗,给我一支烟.”陶明躺在防空洞的上面,晒着强烈的太阳,他在防空洞里待了很久,甚至都有些冷了,里面跟外面的温差很大.

  “防空洞里有人在搞破鞋,二狗子,你去把民兵张连长找来.”陶明吸了一口烟说,“咱们在这儿等着他们上来.”

  听说防空洞里有人搞破鞋,这帮小混混兴奋起来,虽然他们对搞破鞋的理解还很模糊,但街上经常有女人挂着破鞋游街,他们前呼后拥的看热闹,就是一件快乐的事,至于破鞋究竟都干了什么与他们无关,最重要的就是有热闹看就行.

  张连长身着绿色的军装,带着两个民兵很快就赶来了,并且张连长手里还握着一杆枪,非常威武.

  “人在哪呢?”张连长风风火火的问.

  “在防空洞里,”陶明说,“可能快上来了.”

  “好的,”张连长点了点头,“小子,你干的不错.如果真抓住了破鞋,我给你一顶军帽”

  陶明兴奋的脸颊通红,“谢谢,张连长.”

  在那个时代,拥有一顶军帽那还得了,那是一个崇拜军人的时代,就像现代人崇拜歌星影星似的.

  拥有一身纯军装,(那时防造的军装很多.)不啻于现在的名牌服装,甚至在晚上睡觉时都舍不得脱.

  尤其是青年人,能有一顶军帽那还了得.为了这顶军帽陶明更加积极了,他在给张连长讲述他在防空洞里所见所闻.并且添枝加叶的绘声绘色的进行细节描述,张连长不住的点头,并且热情的拍着他的肩.

  他们守株待兔的等待着防空洞里的男女上来,都期盼的那激动人心的时刻的到来.

  陶明还告诉张连长一个细节,女人说,她晚上还值班.

  张连长得意的笑了,“她值不成班了,等待她的是民兵指挥部那硬板地铺.”

  那时一般的犯罪都被暂时关押在民兵指挥部,有点像现在的拘留所.

  防空洞里首先探出了个男人的头,张连长示意他们不动声色,因为他们隐秘起来,就等待着猎物的出现.有点打猎的意味.

  男人四周望望,没有发现他们,他腾的一下从防空洞里钻了出来,然后,趴在洞口上面伸手往外拽防空洞里的女人.

  当女人被拽出大半个身位时,张连长端着他那半自动步枪,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“不许动,动就打死你们.”

  那对男女还没有明白咋回事,就被呼啦上来的民兵五花大绑的将他俩捆绑起来,女人还发出痛苦的尖叫声.

  当时由于高兴,陶明并没有仔细端详被抓的男女,他惦记着那顶军帽,有了军帽的他更加威武,他想戴上军帽想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白洁.让她看看自己酷不酷.

  被抓的男女并不承认他们的发生了性关系,只是天热,他们就去防空洞里去避暑.

  张连长无奈,就找来了陶明,并且当时就给了陶明一顶崭新的军帽,陶明高兴的手舞足蹈.

  张连长让他做证人,跟那对男女对质,起初陶明不想干,但凭着这顶崭新的军帽,他只好同意了.

  他们的命运就掌握在陶明的手里,他一句话就可以让他们下地狱.

  那队男女的被两个民兵带来的.他们都被绑得严严实时的,双手倒剪,女人劈头散发,容颜暗淡,当她看到陶明时眼睛一亮.仿佛在期待着什么.

  陶明觉得女人有些面熟,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.

  为了这顶军帽,陶明把他所见所闻添滋加醋的重复了一遍.女人还想争辩,被民兵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,“你个破鞋,事实都摆在眼前你还想抵赖,你就等着游街吧.”

  女人的眼圈红了,而此刻陶明的心十分的疼痛.女人怨恨的瞪了他一眼.

  陶明从她的眼神中,突然想起了女人是谁了,她竟然是白洁她妈.

/三国之风起汉末/就叫小新/将军她只想做个废物/百九狸/戏精狂妃又在装白莲啦/言丫丫。
/快穿之大佬是本宝宝的/孤屿K/玄心无极/糖三饺/我的青葱岁月/尼奥戏莺。
/玄幻:我有一纸天道帛书/撞名的宅男会上,戴书记代表学校作领导班子对照检查,从政治能力、工作落实、履行职责、转变作风、廉政建设等角度进行了自我剖析,深入挖掘问题产生根源,并提出了整改措施和披荆斩棘的哥哥免费观看的努力方向。
浙江省第六届?兰亭奖?中小学书法大赛(宁波赛区)由宁波市教育局主办,披荆斩棘的哥哥免费观看活动设有初赛与现场赛,竞争激烈。
作品中有曲调悠扬辽阔、节奏自由、尾音拖长的?长调?,也有旋律优美抒情、结构工整的?短调?,饶有味道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